◎馬英九沒有錯--香港看法 ◎什麼都「沒有啦」的政府--曹長青 st1\:*{}table.MsoNormalTable {font-size:10.0pt;font-family:"Times New Roman";}◎香港看法:馬英九沒有錯--李定謀 http://www.libertytimes.com.tw/2009/new/aug/24/today-o4.htm 台灣颱災的第一時間, 馬英九 先生沒有向國際求援,並拒絕國外的援助,請大家在責備他之餘,應該把重心放在他只是謹守「特區首長」的本分! 以 馬區長而言,台灣是一個中國的特別行政區,什麼決定都要經過中央政府北京的同意才可以進行,就算調動軍隊也不例外;故特區內有任何問題都要第一優先考?辦公室出租{中 央政府北京的感受。因此,雖然在第一時間,國際紛紛向台灣表達派人員來台救援的意願,但是這不符合特區的行政程序,馬區長當然要先向中央政府北京請示或求 援,統一由北京方面向外求援或接受外援,否則直接答應外國的援助或直接向外國求援,豈不等同證明台灣是一個獨立的國家了嗎?這樣會激怒中央政府北京的,也 不符合行政程序;當然,調動軍隊也不例外。因此,風災的救人第一時間,馬區長其實是在等待北京當局的意思,才能夠做下一步的決策!因此,大 房地產家都錯怪他了! 故香港明報批評馬英九忘了自己是三軍統帥,是說錯了,因為他根本不知道有過被派任此職位,他只知道要做好一個盡責的特區首長!(作者為香港居民,營業工 程師) ◎什麼都「沒有啦」的政府--專欄http://caochangqing.com) 被統派媒體「化妝」吹捧,甚至歌頌到DNA都跟常人不一樣的馬英九,經過這場風災,臉上的光環脂粉終於被沖掉,露出其繡花枕頭本相。他的領導能力「沒有啦」,現在終於全世界都知道了。 這場風災中馬英九和其團隊的表現,真可謂給民主國家政權大 永慶房屋殺風景的極品經典。中共大概可以拿來做「民主政府沒效率」的政治課教材。 在風災來臨之夜,馬英九不僅還有去喝喜酒的興致,甚至有跟娶了中國新娘的紅衫軍新郎講冷笑話的閒情,說什麼是兩岸三通後的「四通」。在美國,且不說是國家面臨災難之際,即使是風和日麗的情況下,如果總統敢當眾開這種色情玩笑,非得被媒體的口水淹死不可。 但面對如此醜聞,馬英九事後不僅不痛心道歉,甚至辯解說他不知道有風災。這個「不知道」本身,就讓人納悶, 馬 先生的職業究竟是什麼?連外國電視都 東森房屋報導的颶風,可正在風口浪尖上的台灣總統居然不知道。 最近更有特勤人員披露,在風災肆虐的時刻,馬英九還照常早晨去游泳。災民們在水中掙扎,馬元首在水族館勝似閒庭信步般瀟灑。上行下效,難怪行政院長劉兆玄在救災的關鍵時刻,若無其事地去理髮染髮。那邊颶風肆虐,這邊吹風機下洋洋自得地端詳那個比三八還掉一個檔次的「九流」腦袋。 這令人想起第二次世界大戰時,在德國坦克湧進蘇聯,蘇軍全線潰退,大半俄國領土淪陷之際,有西方記者採訪史達林時觀察到,那個大獨裁者卻有閒情逸致把他的手指甲修理得整整 台灣房屋齊齊。民主台灣的馬英九、劉兆玄們,怎麼在大災難前的行為舉止跟大獨裁們如此神似? 這般九流院長手下的秘書長薛香川,在災民喝西北風、抱著親人屍體痛哭之際,他仍有到豪華飯店享受「父親節」的脈脈溫情。如此「人情味」的父母官,還煞有介事地聲稱:一年多來他幾乎每晚都在辦公室工作到九點之後,每天只吃三個便當。真是第一次知道在台灣還有人早餐也頓頓吃便當。馬政府難道都是這種「三便當+九點鐘」的扯謊官僚嗎? 退 一萬步說,繡花枕頭政府面對災難沒有絲毫應對能力,屬意料之中,儘管他們離譜到如果要寫一個嘲諷政府的戲劇不用再絞腦汁?看房子s情節的地步。但更令世界跌破一地 眼鏡的是,當這一切諷刺劇般的情節發生後,「九流政府」的主角們不僅不道歉,甚至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,還理直氣壯,咄咄逼人。劉兆玄的辦公室主任火冒三 丈:「理髮難道不行嗎?這是什麼世界!」 薛香川更委屈: 「吃飯有什麼不對,父親節耶。」 死不認錯是中國文化的經典、絕活。兩千年帝王代代相傳。對中國帝王將相如數家珍的「九流政府」自然而然承襲其經典。按老祖宗的傳統做,有什麼錯呢? 說得也是。千錯萬錯,是台灣人的錯。怎麼能把一個什麼都「沒有啦」送進總統府呢?他不僅自己什麼都完全「沒有啦」,更要把台灣這個國家弄得 新成屋「沒有啦」。這可是遠比颶風更可怕的。別等到那一天才像今天這麼嚇一跳吧。(作者曹長青為獨立評論員) ◎外援沒必要?--蘇冠人 八八水災發生至今也已經十五天了,全國人民幾近拋下藍綠,只問災情的在搶救自己的同胞。此 時郭冠英 先生竟然批評「外援沒必要」,還說「死都死了」「我跟我太太還在做愛咧」!這已經不是網路鄉民砲轟的外省權貴的問題,而是連一點身為人的憐憫心都沒有了! 筆者只能慶幸的說,這次水沒淹到你家,沒把你家沖走,不瞭解他人之痛。再說若不是因馬政府在救災黃金時間內拒絕外援,很多寶貴的生命根本不會喪生。 是啊!在你還在大便、刷牙時,已有小孩失去了他的雙親,正忍受著?廬山住宿L人不能承受之痛;在你與太太正在魚水交歡之時,已有直升機駕駛員參與救災而殉職,他的女兒抱著姑姑想哭,卻還得忍著這喪父之痛。相較殉職的救災英雄,你做了什麼?你有什麼資格在鏡頭前大聲咆哮? 你只是一個當南台灣陷入危機時,沒伸出手,並且還炫耀自己正在大便、刷牙與太太交歡的「高級外省人」罷了! (作者就讀真理大學,台南縣民) ◎把冷血馬統拉下台--馮清春 當我在電視畫面上,看到災民見到馬統時下跪的畫面,覺得災民因投訴無門,情緒崩潰不得不然,應屬情有可原,既令人同情又覺不值。馬統既然是公僕,救災不力,見了主人應該下跪謝罪的是他,怎麼反其道而行,由堂堂國家主人向失職又不負責的公僕下跪呢? 如 今究責之?廬山飯店n四起,主張倒閣者有之,要求馬統下台者亦有之。然而以馬統一票「高級外省人」的高傲,他既不認錯更不會負起政治責任,只有想盡辦法抓住權位不 放。礙於憲法及現時朝野形勢,罷免確有其困難。為今之計,討論內閣改組等枝節問題,既無益於救災重建,不如趁馬統原形畢露,被人民徹底看破手腳,民調跌至 在地上爬之際,全民團結一致,仿照泰國黃衫軍的作法,以行動徹底癱瘓馬統政權。例如:包圍國際機場,佔領高速公路等,迫使馬統下台,一舉推翻外來政權,建 立獨立自主的台灣人政權,此其時矣! (作者為台灣客社副主席) 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! 廬山溫泉  .
創作者介紹

homeplace

qberduaqdidb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